ZHANGWU

屏蔽tag后的结果,前一天的文章都无法加载,有些时候甚至显示tag为空
旧版只是偶尔炸,新版彻底废了 @LOFTER小秘书

第一发无情,tag这么冷干看不说话好像不太好……
其实我不算四大名捕的粉,书也没看过几页,但光人设就够让人心水了,每个女孩纸心里都有一个白衣少年啊●—●
努力把自己从草稿流和简笔画里面挖出来,努力做一个有细节的人,然而……
画轮椅有这么困难吗?!拿出你工程制图的热情来啊!
第一次向披发势力低头,但好像一点也不飘逸呢……
以及,我不知道宋朝的服饰长啥样,考据使我死亡⊙~⊙

自从某个像艺考一样的转专业考试结束,我就只会简笔画了OTZ

迟到的贺图。
小学生画风+强力滤镜
汉代不做寿,我现在连自己的生日也懒怠过,但看见满屏的蛋糕还是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    诸葛亮没有脸,这是我昨夜得到的答案。
        诸葛亮没有面容,没有声音,没有血肉,他只是一个残存了些许骨殖和传说的虚幻存在。
        从初二到现在,我已不知画了多少张诸葛亮了,临摹、原创亦或是复刻影视剧中的形象,但每一张都画得无比痛苦,无止境地修改,因为我根本不相信那是他;看电视的时候,我盯着屏幕,辨认出这是唐国强老师,那是李法曾老师,我欣赏他们的表演,但我清楚地知道那不是诸葛亮。现在我开始怀疑,假若有人将一个五官身材与千年前的他十分相似的人带到我面前,我依然会摇着头说:这不是诸葛亮。
        小时喜欢西洋画,因为真实,即使世上没有马良(季常你好)的神笔,总可以拿图形来自欺。一度认为美术教育部分地削减了我对物质的追求,美由欣赏得到,而非占有。但我忘了声色本身,即是物质。
        而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,最大的痛苦在于缺少信息。我们所爱的人,仅仅依靠单薄的纸页零落的简牍活着,无法闻听,无法触及。于是我们竭尽所能拼凑他们的形容、情绪、生活。读若虚的《诸葛亮传》,总是惊异于她的细腻,不仅在文笔。记得五丈原一段,她写医官行针扎足三里穴。初读时不懂医理,囫囵翻过去,后来听人说胃痛时敲击足三里可以缓解,猛然又想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我不喜欢她的小说,觉得绵软琐碎,那是一个女子描摹心上人的文字。
        之前翻红楼梦的tag,大失所望,观众记下演员的容貌,就再寻不见角色的魂灵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等凡人,本就没有造物的力量,去塑一尊有眉目面容的血肉之躯。如果想象不存,只剩臆测,那么细节越多,越是失之虚伪。最后这将不是致敬,不是表达,而是自娱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我们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里钻进故纸堆作无望的挣扎,是为了寻到真实么?诸葛亮自我们认识他的那一天,就已是一抔黄土。那么就让他做一抔黄土吧,我们无法也无需赋予他生者所有的一切。让他在异于我们的时间里活过,仅此而已。

写实真的太累了,吃力不讨好,我的画风彻底走上了崩坏的不归路

摘纪录:

我这个人虐点特别奇怪,不怕死不怕残不怕分手,但我怕看见诚实的人被迫说谎,正直的人被迫弯腰,直言者被迫噤声,理想主义者亲眼见到理想破碎。 还有,谎话连篇者最后的一句真话,奴颜婢膝者最后挺直了腰杆,缄口自保者突然仗义执言,曾遭理想背叛的人最后选择为理想而死。


感谢推荐

我好像获得了一个新技能:画照片但不抄照片。
最近沉迷央三的姜维不能自拔。两幅图都是没有刻意描摹剧中的容貌,但出场时飞扬的神采和屯田避祸时的落寞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